加之与幸

四月是你的谎言<Color>

15年年末的文,拿出来凑凑

1.短·渣

2.好不容易想写同人然而并没有什么剧情

3.其实是练笔

4.1000是不可能的

5.有马X宫园






他抬头,蓝白相和的气泡没有规律地往上浮。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。头顶有一片澄澈,却不能看见上面的东西。一道道光纹织在一起,浮在水面,又透过那层薄纱,照在脚底。他看见了很多颜色,说不出来。有点虚无,有些飘渺。他没有来得及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,从上而下的气流袭了他的眼,一片白色。在白色气泡散开之前,一小撮柔软的头发画过他的脸。

金色的?蓝色的?不,他说不出来。他说不出来。


他从睡梦里醒来,缓慢的,又不甘情愿的。窗子外的阳光在他的睫毛上镀金。他半天没动,在想一些不能说是快要忘记的事情,可是想起来总是那么断断续续。他将桌上的眼睛架在鼻梁上,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。

他的侧视野逐渐显出了一抹光彩。她将头发梳成两边,红带子系着,披在肩上。她又转过来,睫毛间一点透亮的蓝,唇色红润弯曲着。金色的头发落在腰上,阳光均匀地铺在上面。她说着什么,拉起他的胳膊,快速地往前走了。他回头看,粉红的樱花融成一片,从下坡一直衍生到彼方,不少花瓣落在道路上。以及刚好落地的,两根红带子。


他听不见声音,钢琴的。每次按下都有沉重的回响,就像沉在水里的木头,浮不上去,只有他一个人,在深暗的海底。他的眼睛好像融开了一块白色,在渐渐拓张。他在上升,按下的音符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一点点清晰,又还有些什么。小提琴的奏鸣,晃晃的会场灯光,落在钢琴键上的樱花瓣。


他从睡梦里醒来,缓慢的,又不甘情愿的。窗子外的阳光在他的睫毛上镀金。他半天没动,在想一些不能说是快要忘记的事情,可是想起来总是那么断断续续。


Tank you for giving color to my life.


评论
热度(1)
© 加之与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