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之与幸

天文笔记

<星星>

天文笔记


斯塔是我在校园里的天文馆认识的。他是个路痴,永远找不准方向。缘分牵引着他来到这里。而当时我在观测天文,天文馆的望远镜很巨大,抓寻着透过天文馆的玻璃框架的屋顶,穿越大气层,在浩瀚无极的宇宙中所有不可估量的美丽。

他是艺术生,学画画的。他经常叨念世间万物衍衍不息,大自然的神奇。有时候我会陪他去写生,只是单纯地闲坐在一旁。太阳下他的栗色短发带着金色的光边,一丝一丝金发浮出。以及他温柔的淡褐色的瞳孔,好像一层水凝在上面,明澈剔透。

后来我渐渐感觉,斯塔是一颗坠入地球的星星,他依旧拥有着光泽。即使阳光下,也不会泯然于众。


深秋时,与斯塔约定好在校园里庞大及偏远的梧桐树林写生,这次我带上了望远镜,我可不想错过这机遇小之又小的流星雨。我背着沉重的望远镜,提早来到梧桐树林。深秋的风呼呼沙沙地路过树林,树林脚下一大片一大片梧桐落叶,画面与声响结合起来仿佛脚下就是一条漫漫红流。啊,我亲爱的斯塔来了。斯塔领着我一直走到梧桐树林的边界,漫漫红叶已经过去,接而代替的是漫天的星河灿烂。斯塔说,今晚有流星雨,对吧?

我答是的。在树木丛生的树林里,是不易观测的。

斯塔将画具一一置理好,开始绘画。我则一边敲着手表的镜面,一边等待流星雨的到来。

斯塔就是一颗星星,他融入进这片繁星若灿的群星之中,我差点以为他要回到遥遥茫茫的宇宙中去。

我又看了一眼表,心里倒数着,同时安心地继续看着斯塔。

我看得出神。看着他微微露出唇间白齿,看着他手一松将画笔落在地上,身子向后仰,双眼轻瞌,倒在地上。我连忙从地上坐起,跑向斯塔。我的脑子很乱(3...),不知道该想些什么(2...),我…(1...)。

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打算。我压抑不住情绪,看见斯塔纸白的薄唇,我用双手慢慢捂住脸。

一切的一切,所有的所有,在我们还没有做好打算的时候已经开始了。

那些滚烫的液体从指隙流出,不见终止。而流星,也没有按时抵达。


灰白的守望

这天我来到医院探望斯塔。他看起来比那天有精神多了,可是整个病室的色调变得古怪。病床前的高颈玻璃瓶倚着两支矢车菊。今天没有风,窗户大敞着,窗帘挂了起来。

我与斯塔交谈着,说到最后,他将头往后一靠,说,格雷,谢谢你今天来看我,我好很多了他额前的头发凌散着,又温和地笑着。我不放心地走了。回学校的路上,我在想,大概以后…不会再来医院了。

我一个人绕着梧桐树林走啊走,差点迷失在里面。漫漫的红叶袭了我的目,悲伤的洪流朝我翻腾。谁知道明天的朝阳是什么模样呢......


最后的葬送

我去参加斯塔的葬礼。茫然地看完一切祈祷后,等待所有人离去。我站在斯塔的墓前站了一夜,仔仔细细地看着墓碑上刻的字。夜幕渐渐织上天空,黑暗笼罩。

我移到斯塔的墓旁坐下。我看见稀薄及庞大的云层遍布天空,天光透过云丝,一片一片朝暮出现。

没有星星的夜晚已经过去,黎明到来。










送给一个逝去及念极的人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© 加之与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