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之与幸

《秋华》第一章:两仪竹阁

《秋华》

当作练笔的日常\推理\古言小说。

可以先看文末的设定。


第一章:两仪竹阁


    雷霆于天顶奔腾而过,狂猎的雨风一阵阵扫袭这片竹林,竹叶交擦响出嘈耳的声音,混着雨水,一并打落在地上,渗透进柔软的土层里。

    一人立于荆扉前,持一桐木白纸伞,神情泰然,宽大的缟袍被雨水俱染,墨发亦被浸湿,稍显零乱。片刻后,荆扉后才传来些动静。荆扉被开出一条缝,扉内女子模样生得水灵,正仔细打量扉外人。她因笑道:“贤王殿下快进,莫要再湿透些了。”


    大雨落到今早,还剩些雨脚绵绵地织在空中。竹林里弥漫一层矮雾。雨水落在乌瓦檐上,汇一股间连间断的水流滴下。空山里还未鸣黄鸟交交,只听轻碎的脚步推扉出栅。我与尹宣坐在茶室内烹茶闲谈,蒸气缭空,我看不真切他。

    尹宣轻挽袍袖,将烹好的茶倾入瓷杯中:“许久不见,贤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我一手撑着脑子,慢慢品起茶来:“昨夜匆忙,未来得及与你照面,莫要见怪。”我透着从瓷杯里腾升的热气,细细打量尹宣。他面容姣好,眉有远山,目有粼光,刚柔合度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,恰到好处。他的一席垂墨留得甚长,盘坐时,不免落在地上。只是合着氤氲的淡雾,他便像一个水波月色的梦,不久就随烟水流去。

    雨水退去,日光渐浓。尹宣换了一套衣衫,从内屋出来。我忍不住道:“岚思,莫要说你喜欢扮道士,假算命。”

    他整整衣角:“拿着王爷的钱,自己却不做事,终有不安。”

    有何不安?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何时替我算算?”

    “算得准,收得贵。”

    感情一个算命的也在侃笑我无家可归,身无分文。

    我坐在外廊看着那一抹青霓离开,又见小娘子撷了一篮子东西回来。我悄悄瞟了一眼,篮子里是鲜嫩的竹肉和一干蔬菜。小娘子道:“王爷,阿夏将篮子里的东西清洗干净,置放好,便带您到两仪山溜一圈。”我觉得这“溜”字用得不妥,毕竟以前二哥对他家的大黄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阿夏蹲在竹屋前桥下的小溪流细细清洗,我闲得紧,去到溪流的上游牵下一叶小舟。这时阿夏正好处理好那一篮子东西。

    “乘这个吧,顺水而下。”


    两仪山位于国都京门与花都的边界,山系狭长,山间多水流,山内草木繁盛,山腰。常有“云海”之奇景。两仪山大大不同于别处山,风云莫测,时隐时显,再加之云霞泛滥,自是充足苍茫之地。幸好今日华景大盛,驱了些雾气。

    小娘子坐在船头,我在船尾撑桨。

    阿夏回头看我:“王爷,您当年何苦救下公子。”

    我不大在意:“尹太傅于我有恩,我若不做点什么岂不有愧良心,难道岚思在山中的仙人日子不好过?”

    阿夏把头别回去了,半晌又道:“好过。”

    许多年前尹太傅与仁王结盟,意图篡位。然而皇上虽少年,却满骨子热浪浊流,老练精明,眼睛不眨就灭了尹太傅十族,仁王不堪挫败悬白绫自缢。尹太傅游街示众的前天晚上我去狱里探他。他涕泪纵横,跪求我劝皇上放他儿子一条生路。救人一命,胜造七层浮屠。于是当晚,我提着王府里陈年的老君眉去见皇上。皇上这人,只要醉了一切好说。次日早晨我从宿酒的眩晕中起来,王府门前一阵快马止蹄声。宫中来的急报,是尹太傅他儿子的赦令。尹太傅一门行刑时,尹府也一并烧作废墟。而尹宣则与阿夏一同迁至两仪山崆吾山人的旧居。世人皆不知此事。只有我偶尔去探望。

    此事,便水沉珠止了。

    要我说,尹太傅这么一个学行优良,满腹经纶的人,怎么也不会生出叛国的念想。尹太傅满眼沧桑,与我说道:“贤王殿下才是怎么也不会生出叛国念想的人。君主更替,黎民众生还不迎着旭日东升而活。现君主暴政当权,惹人神俱愤,臣是替天行道。”他朝东面跪下,深深叩头。东面是皇陵,他跪的是我父皇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臣也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尹太傅身子一歪,断了气。

    阿夏东指西指,一一道来。哪条水域鱼米丰盛,哪片厚土花草沁香,哪坐村落村民热情……

    渐渐地水流稍急了,我搁了桨,与阿夏对坐。阿夏也是个精致的巧人,我侃道:“你是岚思的童养媳吧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一顿,好像真有这么回事。但嘴上说出来的是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遥遥地从阿夏的肩上望了过去,赶忙说道:“前面便是尽头了,靠岸吧。”

    “河水哪来尽头之说?”

    我补了四字:“飞流瀑布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望,摇了摇头:“靠岸吧。”


    日后的日子安稳得很,小皇帝也没来找我麻烦。虽然贤王府的下人我都遣送走了,但我觉得府邸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尹宣也是看日子出门的,若是道历上写着不宜出门,他就绝对不出。反正他拿着我的银子过得很自在。他若是出门卜卦算命,我只能自讨乐趣。比如说在院内的小池塘里抓青蛙,折了竹阁的门前桂尝试酿酒……或是等阿夏忙完事,与她纹称几局。她是这方面的好手,我一连输下十局都是常事。她在敲棋子的时候念叨过一句话:“人情似纸张张薄,世事如棋局局新。”说完便落子,我又败了。

    这崆吾山人的竹阁大得很。我照着从书房书架上取下来的道卦图细细对过一遍,这竹阁的布局实在有门路。

TBC.


可以公布的情报:

尹(Yǐn三声)宣,字岚思,下面那个人的儿子

尹太傅,可以说是本文里最思想活跃的人,上面那个人的爹。卒。

——此处尹氏因属天水郡,但是没关系本文不会提到——

蔺朝,贤王,豁达的心胸,做浪子的好苗子,下面那个人的亲哥

小皇帝\小皇弟,只因宫中天师府星象算得好所以坐稳了龙椅,上面那个人亲弟

阿夏,假·侍女,真·童养媳


两仪山以真武山为原体。




评论
热度(3)
© 加之与幸 | Powered by LOFTER